<code id='k1fch'><strong id='k1fch'></strong></code>
<fieldset id='k1fch'></fieldset>

<ins id='k1fch'></ins>
    <acronym id='k1fch'><em id='k1fch'></em><td id='k1fch'><div id='k1fch'></div></td></acronym><address id='k1fch'><big id='k1fch'><big id='k1fch'></big><legend id='k1fch'></legend></big></address>
    <i id='k1fch'></i>

    <i id='k1fch'><div id='k1fch'><ins id='k1fch'></ins></div></i>

    1. <dl id='k1fch'></dl>

        1. <span id='k1fch'></span>

        2. <tr id='k1fch'><strong id='k1fch'></strong><small id='k1fch'></small><button id='k1fch'></button><li id='k1fch'><noscript id='k1fch'><big id='k1fch'></big><dt id='k1fch'></dt></noscript></li></tr><ol id='k1fch'><table id='k1fch'><blockquote id='k1fch'><tbody id='k1fc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1fch'></u><kbd id='k1fch'><kbd id='k1fch'></kbd></kbd>
        3. 升官扇

          • 时间:
          • 浏览:10

          清朝年間,福建的黃蘭階中瞭進士後,卻一直未能得到一官半職。因此,他常被夫人張氏數落。

          黃蘭階的父親在世時,與軍機大臣左宗棠是好友。他想,隻要左大人寫封推薦信給閩浙總督何璋,自己一定能混個一官半職。雖然他知道左宗棠從來不給人寫推薦信,但是他還是打算試一試。

          黃蘭階立即出發瞭,兩個月後,他終於來到瞭左相府。左宗棠見是故友之子來訪,熱情地招待瞭他。

          寒暄過後,黃蘭階小心翼翼地說明來意:世伯,侄兒飽讀詩書,很想為國傢盡點力,誰知我空等多年,毫無用武之地;再者,傢中老小全靠侄兒一人之力養活,如今日子都過不下去瞭。

          聽清他的來意,左宗棠變瞭臉色,嚴肅地說:你是有用之人,自然會有用你之人,我從來不給人寫推薦信,我看這樣,我送你幾畝水田過活吧。

          黃蘭階說:侄兒從小隻讀詩書,哪會種地呀?這些年,全靠夫人種菜和納鞋底賣的錢糊口。還請大人看在傢父面子上,為侄兒想個辦法吧。

          左宗棠聽他提起父親,著實為難,在廳裡轉瞭一個來回,還是打消瞭推薦的念頭,說:如果我為你開瞭這個頭,今後還有門生前來求推薦,怕是再難推辭。天不早瞭,我還有事,你要相信,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黃蘭階聞言,隻得鬱悶地出瞭左相府,在街上毫無目的地亂轉。

          轉瞭一會兒,左相府的管傢徐然跟上來,送他三兩銀子作盤纏,說:我和你父親生前也相識,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黃蘭階正愁沒銀子花,假意推辭一會兒就收下瞭,說日後情況好轉定當厚報。

          徐然又說:琉璃廠那邊有幾傢書畫店,你不如去逛下,長點見識,說不定能謀出一條生路呢。

          黃蘭階聽瞭他的勸,就轉到他指的琉璃廠這邊來,果然看到幾傢書畫店,生意都比較興隆。他一傢傢看過去,看到其中一傢叫吉祥的書畫店,店裡掛著的字畫,與左相府的畫風風格相像。他一下子被吸引過去瞭,細一看店主寫的字,和左宗棠的筆跡毫無二致。

          他暗自琢磨,不如請店主仿寫一封左宗棠的推薦信?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他明白,店主怎麼也不會為自己冒這個險。

          黃蘭階見店主正在為顧客在空白扇面上題字,頓時計上心頭。他想,隻要讓店主幫他在扇子上題幾個字,向何璋暗示一下提拔的事,說不定何璋就會給他一個官位。

          於是,他湊上前去說:店傢,我是一個書生,一直喜歡左大人的字,但無緣得到他老人傢的真跡,我看您的字,倒與他的字很像,不如題在扇面上,我帶回老傢作個念想。

          店主說:這個倒容易,很多書生都是這樣想的,有的還上門討要,對相府造成困擾,就是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左府才把一些左大人的字畫放到這裡賣。你想寫哪幾個字?

          黃蘭階沉思一會兒,就有瞭主意,他拿過店主的毛筆在白紙上寫下瞭一行字讀百傢經典,成一代新人。店主看瞭,叫聲好,照著在扇面上寫瞭。正當黃蘭階為落款發愁時,店主卻主動拿出一個印鑒落瞭款,正是左宗棠三個字。店主收瞭他十文錢,把扇子給瞭他。

          有瞭這把扇子,黃蘭階的信心足瞭。一路做著升官美夢,他坐船換車,快速趕回瞭福建。

          他知道,逢立秋的這一天,何璋就要召集有功名的後備官員們談話,以示關懷。

          回到傢,黃蘭階跟張氏說出瞭自己的妙計,叫她到處宣傳自傢和如今的左相是世交,自己剛去拜訪瞭左大人回來。張氏為瞭榮華富貴,賣力地宣傳開瞭。

          立秋這天,總督何璋果然召見後備官員們開會。黃蘭階舉著那把扇子專門晃到何璋的跟前。

          何璋不悅地說:都秋天瞭,你還扇子不離手!

          黃蘭階乘機說:大人,左大人跟我父親是世交,我剛去拜訪他老人傢回來,這把扇子是他贈送的,我愛不釋手啊!何璋不敢大意,趕緊接過扇子細看上面題的字,這一看,他對黃蘭階就客氣多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