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beast'><div id='beast'><ins id='beast'></ins></div></i>

<ins id='beast'></ins>
<acronym id='beast'><em id='beast'></em><td id='beast'><div id='beast'></div></td></acronym><address id='beast'><big id='beast'><big id='beast'></big><legend id='beast'></legend></big></address>
<i id='beast'></i>
<dl id='beast'></dl>

    <code id='beast'><strong id='beast'></strong></code>

  1. <span id='beast'></span>
        <fieldset id='beast'></fieldset>
      1. <tr id='beast'><strong id='beast'></strong><small id='beast'></small><button id='beast'></button><li id='beast'><noscript id='beast'><big id='beast'></big><dt id='beast'></dt></noscript></li></tr><ol id='beast'><table id='beast'><blockquote id='beast'><tbody id='beas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east'></u><kbd id='beast'><kbd id='beast'></kbd></kbd>
        1. 老虎感恩救英雄

          • 时间:
          • 浏览:33

          長白山的一個山坳裡住著一戶人傢,父親去世的早,母子二人相依為命,整天靠兒子種點荒地,打點柴草來維持生計。

            這是一個盛夏的一天,兒子黑娃到山嶺上去打柴,他扛著扁擔,一邊走著,一邊哼著山歌。茂密的森林裡,陰森森的枝葉遮地蓋天,看不到有動物的行蹤,也聽不到鳥兒的叫聲,整個森林裡是那樣的恐怖,可黑娃山裡跑慣瞭,也不把這些異常擱在心上,隻管走自己的路哼自己歌。忽然他聽到身後,有“沙!沙!”的腳步聲,猛回頭一看,啊!嚇得他“撲通!”便坐到瞭地上。原來是隻老虎在他後面不緊不慢的跟著。那老虎伸著滴血的舌頭,看黑娃被嚇蹲在瞭地上,也就不走瞭,在他面前蹲瞭下來,搖著頭擺著尾,似乎沒有害他的意思。黑娃想起瞭小時侯媽媽說過:老虎有吃人的膽,可沒有吃人的心,看來這老虎一定是有所求我。於是,就壯瞭壯膽子,顫抖著說:“老虎!老虎!不要嚇我,你若是有所求我,就把頭點上三點;你若肚饑要吃我,就把尾擺上三擺。”老虎真的聽懂瞭娃的意思,把頭點瞭三下。黑娃一看這老虎,還真的懂人性。於是,又說到:“你哪裡不舒服,請讓我給你看看,我每天打柴都帶有醫病的草藥。”誰知老虎竟然把嘴張瞭好大。黑娃往老虎嘴裡一看,原來是一根骨刺紮進瞭它的舌根下,舌頭上腫瞭一個大疙瘩,足有一個蘋果大,還流著膿血。黑娃依然顫抖著輕輕的把手伸進瞭老虎嘴裡,拔出瞭那根骨刺。接著他又從衣袋裡掏出一包草藥,那是他傢祖傳自制創傷靈藥,撒到老虎傷口上,不一會兒,老虎的傷就好瞭。老虎很感激,又點三下頭,好象是表示感謝。然後“颼!颼!颼!”便奔上山岡,消失在山巒之中。

            十多天後,黑娃有上山打柴,他依然一邊走著一邊哼著山歌,忽然咋有覺得身後有響聲,回頭一看,啊!咋又是這隻老虎?心想:我把你救下瞭,你還要害我?真是獸性難改呀!他又緊張起來。誰料這一整天,老虎都跟著黑娃,窮追不舍,可也不吃他。起初,黑娃還有點害怕,時候大瞭,他看老虎也沒有傷他的意思,也就不怕瞭。“幹脆我還去打我的柴!”黑娃心裡這樣想。

          黑娃去打柴,老虎卻蹲在那裡看。整整一大晌工夫,黑娃才打好柴,老虎卻蹲在那裡看瞭一大晌。太陽偏西的時候,黑娃該回傢瞭,可老虎還是不肯離去。黑娃納悶,不由得問到:“你什麼意思?你要吃我,你就點頭三下,你要不吃我,你就搖頭三下。”那老虎卻搖頭三下。黑娃明白瞭,那他一定是想給自己結好。於是說道:“那咱們就拜為兄弟吧!”黑娃點瞭一根一尺長的草繩,說到:“草繩著完為止,誰扒的土堆大,誰當大哥!”話音剛落,老虎就開始行動瞭,它前腿扒,後腿蹬,而黑娃隻能是兩手扒。草繩著完時,老虎扒的土堆,比黑娃的大的多。於是,黑娃向老虎叫瞭聲:“大哥!”老虎咆哮瞭一聲,又奔向瞭山岡。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隻從黑娃和老虎結拜瞭兄弟後,眼看都快三年瞭,黑娃再也沒有見到老虎的蹤影。可他每辦一場事都比以前順利的多,他也說不清這是什麼緣故。

            後來日軍侵占瞭東三省,這山裡經常遭到日寇的侵擾,生活也就不得安寧瞭,黑娃是個孝子,別的青壯年都參加瞭抗日隊伍,可他為瞭照顧母親,卻從東北逃到中原的中條山的深山裡,找瞭幾孔窯洞躲瞭起來。生活雖然貧寒,但不再整天提心吊膽的“跑日本”。

            可到瞭民國三十一年,中條山裡又發生瞭旱災,兩季糧食顆粒未收,黑娃傢的糧食早已吃光,每天的生活就靠黑娃到山上狩點獵物來維持。這一天,黑娃有上山狩獵,一整天他也沒少瞎忙活,眼看太陽快要落山瞭,還沒有弄到一點獵物,心中十分焦急。忽然他看到有一隻獵物從山頂上向他奔來,心裡十分高興,他舉起獵槍,正準備瞄準射擊,咋一看是隻老虎,嘴裡還叼著什麼東西,他忽然想起瞭東北的老虎大哥,又急忙收回槍。說是遲,那是快,老虎已經奔到瞭他跟前。隻聽“啪!”的一聲,一個百十斤重的山豬扔在瞭黑娃的跟前。黑娃瞪著眼睛一看,果真是他的老虎大哥,不由得問到: “老虎大哥東北你也呆不下去啦?”那老虎又是點瞭三下頭。黑娃看瞭看那山豬,心裡清楚這是老虎大哥在幫助自己,連忙又說道:“謝謝大哥!可你的日子也不好過啊!”老虎將頭又搖瞭三搖。

            那年冬季,大雪封瞭山,獵物就更困難瞭,山裡的人大都逃出山外去要飯,有的人出不瞭山,就被活活餓死在山坳裡。可黑娃傢,別看從東北逃來的,卻是平安的過來瞭。因為他的老虎大哥,三天兩頭的在他傢窯洞頂上,向他傢院子裡扔下山豬、山羊、野兔、野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