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p9vy'></i>
  • <acronym id='7p9vy'><em id='7p9vy'></em><td id='7p9vy'><div id='7p9vy'></div></td></acronym><address id='7p9vy'><big id='7p9vy'><big id='7p9vy'></big><legend id='7p9vy'></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7p9vy'></span>

        <code id='7p9vy'><strong id='7p9vy'></strong></code>

          <ins id='7p9vy'></ins>
          <dl id='7p9vy'></dl>

          <i id='7p9vy'><div id='7p9vy'><ins id='7p9vy'></ins></div></i>

          1. <tr id='7p9vy'><strong id='7p9vy'></strong><small id='7p9vy'></small><button id='7p9vy'></button><li id='7p9vy'><noscript id='7p9vy'><big id='7p9vy'></big><dt id='7p9vy'></dt></noscript></li></tr><ol id='7p9vy'><table id='7p9vy'><blockquote id='7p9vy'><tbody id='7p9v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p9vy'></u><kbd id='7p9vy'><kbd id='7p9vy'></kbd></kbd>
          2. <fieldset id='7p9vy'></fieldset>
          3. 不會叫的狗

            • 时间:
            • 浏览:23

              初進縣衙
              
              山陽縣城裡,來瞭一位名叫鄭春城的賣藝人,每天他往街頭一站一吆喝,四周就立刻圍滿瞭人。鄭春城三十多歲,表演的是馴狗。他隻有一個人,卻帶著大大小小十幾條狗。這些狗極通人性,技藝高超,鉆火圈、疊羅漢幾乎無所不能,其中的幾條甚至還能穿上道具衣服,表演無聲的戲文。最奇的是,這些狗自打來瞭之後,就沒叫過,隻是乖乖地聽從主人的命令。
              這一天傍晚,鄭春城正準備收工,忽然被人叫住瞭,來人是本縣的捕快。原來是縣令趙東平想請鄭春城回府敘話。父母官邀請,鄭春城不敢推辭,就一路跟著捕快走進瞭府衙。沒想到,趙東平對鄭春城讓座請茶,十分客氣。
              趙東平問鄭春城:“我有一事不明,想先生請教。我聽說你馴的狗,從來不叫,這是什麼道理?”
              鄭春城笑瞭笑:“大人,這個……這是小人的飯碗啊。”狗是喜歡叫的動物,能讓它們不叫,確實是門絕技,鄭春城自然不肯輕易說出來。
              趙東平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卻仍然問道:“如果我重新給你一個飯碗,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個秘密?”
              鄭春城不知道這趙縣令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是搖頭。
              趙東平又說:“那麼,我給你一個新飯碗,也不要你說出這個秘密,如何啊?我想讓你擔任本縣的總捕頭。”
              鄭春城嚇瞭一跳,立馬站起來,跪倒在地:“大人萬萬不可。小人隻是個賣藝的,哪能當捕頭?”
              趙東平嘆瞭口氣,扶起鄭春城,說出瞭事情的原委。原來,最近縣城外的南山上出瞭一群盜匪,時常騷擾附近的民眾,偷盜搶劫,無惡不作。縣衙幾次組織人手去拿人,卻都被盜匪避開瞭,這讓趙東平很頭疼。
              趙東平看著鄭春城道:“我就是想借助你的力量,用不出聲的狗前去追蹤盜匪,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忙?”
              鄭春城沉吟瞭片刻,答道:“大人一心為民除害,這個忙我不能不幫。隻是我為瞭賣藝方便,在馴狗之時已經設法擾亂瞭這些狗的嗅覺。如要用狗追蹤盜匪,還需要另覓良犬,恐怕需要時間……”
              趙東平說道:“良犬我倒是準備瞭幾隻,嗅覺也極是靈敏,鄭兄隻要能讓它們不叫,就可以瞭。”
              趙東平這麼說,鄭春城隻好答應,留在瞭縣衙,教導幾名捕快馴狗。原來這鄭春城不光會馴狗,還精通武藝。馴狗之餘,還教瞭捕快們幾手點穴的功夫。半個月後,鄭春城告訴趙知縣,這些狗可以用瞭。趙東平很納悶地說:“可是我聽幾位馴狗的捕快說起,這些狗仍然會叫啊。”
              鄭春城笑笑:“這個,小人自有妙計!”
              
              踏入陷阱
              
              這天夜半時分,鄭春城帶著幾十名捕快出發,很快到瞭南山的山腳下。鄭春城對幾名一起馴狗的捕快說道:“其實讓狗不說話的本事,說穿瞭一文不值,這便是給狗點穴。點瞭狗的啞穴,它自然就不叫瞭。”說完,他伸手做瞭個示范,給一條狗點瞭穴道。捕快們按照他的方法,給狗點瞭穴,這些狗果然都不叫瞭。
              這些狗雖然不能叫,但嗅覺依然靈敏,帶著捕快們七轉八繞,很快到瞭半山腰的一處山洞前。鄭春城指著這個山洞,小聲說道:“如果我所料不錯,盜賊就在這山洞之中!”
              此時,忽聽一聲長笑:“不錯,盜賊就在山洞之中!”一個人從山洞中走瞭出來,卻是縣令趙東平。鄭春城嚇瞭一跳:“大人怎會在這個地方?”
              趙東平微微笑道:“因為我就是這南山的強盜啊。明目張膽地搶掠百姓,朝廷怎會放過我?我隻好自己做個強盜,去搶金奪銀啊。最近州府責備我追拿盜匪不力,要派兵來援,這分明是要斷我的財路!幸虧你送上門來,幫我馴狗,又傳授瞭讓狗不叫的辦法。等州府的兵一來,我手下這些人就能靠這幾條狗確認敵蹤,避開他們,這還要多謝你啊。”
              鄭春城大吃一驚,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捕快們圍住。他看看四周,已經無路可逃,勉強笑道:“那麼大人現在是否要過河拆橋,殺人滅口呢?”
              趙東平眼中露出一股殺意:“先生倒是聰明!”
              鄭春城急中生智,鎮定下來說道:“大人不可以殺我!”
              此時,趙東平已經抬起一隻右臂,正要示意手下滅口,聽到鄭春城這麼說,手臂停在瞭中途,問道:“為什麼?”
              鄭春城不答,反而問道:“大人可知道‘子午流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