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fhp9o'><div id='fhp9o'><ins id='fhp9o'></ins></div></i>
    <ins id='fhp9o'></ins><acronym id='fhp9o'><em id='fhp9o'></em><td id='fhp9o'><div id='fhp9o'></div></td></acronym><address id='fhp9o'><big id='fhp9o'><big id='fhp9o'></big><legend id='fhp9o'></legend></big></address>
  • <tr id='fhp9o'><strong id='fhp9o'></strong><small id='fhp9o'></small><button id='fhp9o'></button><li id='fhp9o'><noscript id='fhp9o'><big id='fhp9o'></big><dt id='fhp9o'></dt></noscript></li></tr><ol id='fhp9o'><table id='fhp9o'><blockquote id='fhp9o'><tbody id='fhp9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hp9o'></u><kbd id='fhp9o'><kbd id='fhp9o'></kbd></kbd>

        <span id='fhp9o'></span>
        <dl id='fhp9o'></dl>

          <code id='fhp9o'><strong id='fhp9o'></strong></code>

            <i id='fhp9o'></i>
            <fieldset id='fhp9o'></fieldset>

            俺是民工

            • 时间:
            • 浏览:11

              這幾天工地上活緊,加班加點的,可施工鉆頭卻壞瞭。工頭就讓麻三趕緊去買,麻三於是黑燈瞎火的一個人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麻三從骨子裡不喜歡城市。城市一天到晚人來人往、車流不息的,各種各樣嘈雜聲讓人永遠不得清凈。麻三剛到工地的時候曾被吵得吃不下去飯,晚上,街上的路燈照射進工棚裡,麻三睡不好覺。

              還是鄉下好,鄉下一年四季都能瞧得見月亮。一抬眼就瞅見鄉野上空那比樹梢高不到哪裡去的月亮,就能知曉又一個月的時光過到哪瞭,下個月的農事可不可以提前安排瞭。對於莊戶人傢來說,月亮儼然就是一個高掛天空的大鐘擺。

              麻三終還是進瞭城。麻三不得不承認,城市裡有掙不完的錢。麻三不是一個視錢如命的人。可沒錢,夏季茬口的莊稼底肥、種子、農藥總得買吧;沒錢,下學期他傢狗蛋和喜風的學費總得繳吧;沒錢,他爹老肝病吃藥打針的錢總得掏吧。

              麻三不喜歡城市是有原因的。那年麻三剛到城市,眼花繚亂的。工友們喊他一塊逛街,麻三說不去,麻三不是不想逛街,實在是身上沒錢。工友們看出瞭麻三的心思,就說,沒錢怕啥,沒錢就不能逛逛大商場?俺們又不偷不搶,天王老子也管不瞭咱。工友們這麼一說,麻三就去瞭,去得理直氣壯。

              說來也巧,麻三他們剛走到華夏商場的電梯入口的時候,一個消瘦臉男人剛將手伸進瞭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的衣兜就被麻三撞見瞭。那扒手人模狗樣的,竟然還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麻三當時啥也沒想,箭步上前就抓那消瘦臉男人。

              消瘦臉男人抓到瞭,保安來瞭。

              保安狠狠地上前就問麻三幹這行檔幾年瞭。

              你們搞錯瞭,他才是扒手。麻三紅著臉指著消瘦臉男人說。

              保安狐疑,不信。麻三和工友們鼻子都氣歪瞭。

              幸虧從消瘦臉男人身上搜出瞭中年男人的錢包和贓款,麻三才洗脫瞭幹系。

              臨走,那個保安科長還皮笑肉不笑地說,對不起啊,誰叫你們是民工呢。

              從此,麻三才知道自己已經從一個農民變成一個農民工瞭。可麻三老是想不通,農民工咋啦,農民工吃你喝你的瞭,難道這個城市裡的壞事都得和農民工聯系到一塊?麻三不僅想不通,還窩瞭一肚子的火。

              今晚,麻三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心裡想著心事。走著走著,忽然,麻三發現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女人正悄悄地尾隨著他。他走得快,那女人也走得快,他走得慢,那女人便也放慢瞭腳步。

              麻三嚇瞭一大跳,轉臉斜乜那女人。隻見那女人體態豐盈,邁著婀娜的步子。一看就知是這個城市裡有修養的女人。

              沒事的時候,麻三就喜歡瞅瞅城市裡女人幾眼。城市裡的女人就是水靈,嫩汪汪的,就像他傢那片果樹林裡又紅又大的紅富士蘋果般的粉嫩,怎麼看怎麼養眼。

              麻三沒讀過幾天的書,不懂得用啥樣的詞來形容城裡女人的美。不過,他有一個想法,等年底回老傢,他也要像模像樣地帶幾樣城裡的化妝品回傢,讓女人秀花和女兒喜鳳也好好打扮打扮。

              麻三想著想著不由地竟笑瞭。看看自己都想哪去瞭,還不知身後的這個女人是幹什麼的呢,也許她是個盜賊、小偷、三陪小姐都有可能。幾年的打工生涯使麻三懂得,城市是個大樹林子,裡面什麼樣的鳥都有。想到這,麻三不覺就有些緊張起來。

              當麻三和那女人一前一後走到一條街道的拐角處的時候,麻三放慢瞭腳步,走著走著,猛一轉身,麻三黑著臉問那女人,黑燈瞎火天,你到底跟著俺想幹啥?

              女人被麻三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一大跳,支支唔唔地說道,剛才,剛才幾個不三不四的男人跟著我,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好人……

              那你為啥又跟著俺,俺可是個民工。麻三多瞭個心眼,不無提防地直瞪那女人說。

              大哥,正因為你是民工,跟著你心裡才踏實些。女人一臉真誠地望著麻三,用一種嚶嚶動聽的語調說。

              麻三的心狂跳不止,心中異常激奮。

              大妹子,你盡管放心,有俺在,他們絕不敢動你一根寒毛!麻三捋瞭捋袖口,胸脯拍得山響。

              朦朧的夜色中,一男一女,一前一後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此刻,麻三的心裡亮堂堂的。他隻有一個念頭:俺是民工,俺要護送這個女人回傢。